来找人家玩嘛╰(*´︶`*)╯

[精神病院梗]———别惹我

伍嘉成到达精神病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长时间的跋涉让失眠许久的他有些疲惫。看了看这偏远地区的医院环境倒也不算差,对着门前的玻璃稍稍调了调领带,伍嘉成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你就是伍嘉成吧?”


伍嘉成看着面容清秀的男孩咧出虎牙笑开,“是的,请问你是?”


“我叫赵磊,肖主任让我来接你,请你过来吧。”


“嗯,好。”


看着男孩笔挺的背影,伍嘉成迈着步子思考。这穷乡僻壤人员倒挺友好,韩沐伯这会儿可算没有坑自己。


窗户里的笑声绵延不绝,伍嘉成感到奇怪。怪的很,这里没有抑郁的病人和令人发麻的疯言疯语,想法它安静平和的像是个疗养院。


“请进。”


赵磊弯了弯眼敲开了门,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却空无一人。


“奇怪。”小护士歪了歪头关上门,双手合十的对伍嘉成道了歉,“我家主任就这个德行很抱歉很抱歉啦。”


伍嘉成被赵磊的搞怪逗乐揉了揉小孩毛茸茸的头,“那就请你帮帮看,说说院里的规矩和制度吧。”


“好嘞~”赵磊停在了一间病房,这时伍嘉成才看到这个房间里有三个人。


“你看,我们院里和普通的医院一样但是只有这三个人不能轻易碰。”


“他们叫什么?”


“啊…中间那个女孩子是郭子凡,左边那个拿口红的娃娃脸叫焉栩嘉,右边那个给她扎小辫的是谷嘉诚。”


“噗,谷嘉诚?”


“哈哈,你们俩名字到挺像的。”


赵磊捂着嘴笑弯了腰搞的伍嘉成一脸无奈,看着谷嘉诚惨不忍睹的手艺他咧出两颗小虎牙走上去帮忙。


“让我来好不好?”


温柔的抚开对方的手,伍嘉成坐在床上给女孩扎起了辫子。谷嘉诚木着一张脸鼓起腮帮子好奇的看着眼里的不爽很快变成了赞叹和崇拜。


小伍又理了理女孩乱糟糟的刘海满意的看着乖巧的女生刚准备下床却被一双手按住。


“我要喝水。”


瘫着一张脸的谷嘉诚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啊嘞…这算是请求吗?


算了,伍嘉成好脾气的去净水机倒来了一杯水递给了对方。


“唔给你,喝吧。”



“你还要陪我玩。”


“哈?”伍嘉成不明的眨了眨眼睛求助的看向赵磊,可这小护士还没发话对面的娃娃脸就扑了上来。


大眼睛的娃娃眨眨眼一下把伍嘉成抱紧他慢吞吞从对方纤细的身后探出头对着谷嘉诚大喊,“这是我的。”



啪,一个巴掌精准的打在了娃娃脸的头上,小面瘫木着一张脸掰开了对方禁锢的手臂夺回了伍嘉成。满意的搂着他柔软的腰谷嘉诚戳了戳一直处于呆楞状态的女孩。


“女儿,咬他。”


哎哎哎这情况很不对啊!



“郭子凡,我们不能听你老父亲的话。”


赵磊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个蛋糕塞进了对方正在磨牙的嘴里,女孩一下笑弯了眼满意的咬着自己的小蛋糕像个进食的仓鼠口齿不清的道出感谢,“歇歇护士姐姐。”


“叫我哥!”赵磊深呼了一口气把女孩嘴上多出的口红拿卫生纸擦了干净。


看着一直优雅赵磊做出翻白眼的极为不优雅行为,伍嘉成咧嘴笑的欢畅。突然一个脑袋不停的蹭着他的背,伍嘉成转过头看着依旧面瘫却莫名有点委屈的谷嘉诚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怎么啦小伍用眼神询问着。


小面瘫鼓起一张脸指着伍嘉成开口,


“叫我哥。”

“噗。”一声笑打破了此时的静止,伍嘉成向着音源望去看见了一个看起来全身都很禁欲的男人。白衣大褂松垮垮的穿在身上男人抚了抚眼镜勾起了削薄的唇。


“我是肖战。 ”

“他是蛋蛋。”一直默不作声的女孩子咽下了嘴里的蛋糕撅着嘴张开手,“蛋蛋抱。”


“好的小公主。”

肖战大步迈开一个用力就把小孩抱了起来,鼓着嘴的女孩一脸“我不高兴”的神情却紧紧了搂住了他的脖子。

“谷嘉诚今天乖不乖。”

“有听话。”


肖战弯着眼饶有兴趣的看着伍嘉成腰上的手,透明的镜片在灯光下闪了闪。


“那松开你手上的人好不好?晚上给你多加点零食~”


冷着脸的小面瘫一脸纠结在他认真的思索后还是坚决的摇头说了不,


“他是我媳妇。”



“我的!”


娃娃脸的小孩扯了扯伍嘉成的衣服生气的抿起嘴,“我的!”


“哦,那把磊磊给我。”


“给你。”刚才还一脸坚定的娃娃脸一下搂紧了身边的小护士一脸警惕,“他给你!”


————所以我是货物还属于那种还可以交换咯。


默默接受着各方面的眼神照顾下,谷嘉诚又扯了扯伍嘉成的衣服,伍嘉成一脸生无可恋转过了头。

我的衣服今天可真受宠…唔!


理智的抑制住手的动作,伍嘉成呆楞的看着一脸“我骄傲我自豪快夸我”的蠢脸怔怔的摸了摸自己尚有余温的嘴。


“嘉嘉经常对磊磊这样的。”某个面瘫愉悦的抬起头等待着夸奖。


呵呵呵,要夸我你聪明吗……



先反应过来的赵磊红着脸挣脱了黏人的小孩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房间里尴尬的静悄悄,小女孩盯着伍嘉成不说话就像对方是橱窗里的一块蛋糕安静却火热。伍嘉成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他挠了挠头正准备缓和气氛时,小女孩却一本正经的开了口。


“所以你是…妈妈吗?”


韩沐伯

————你、死、定、了!



深感负担深重的伍嘉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沉重的怨念让远在高中教学的某人打了个打喷嚏,一定是我太帅了他坚信着。



疯狂的闹剧结束后伍嘉成终于被领进了办公室,笑盈盈的主任双手交叉看着阅读资料的伍嘉成,他翻阅着资料的脸一派平静。


“所以,郭子凡是男生?”


“对啊,不过你可不能说他是男生。”


“这是规定之一?”


“我们的规定有三个,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离他们三个远点,不过…你是做不到吧?”


“那剩下两条是什么。”


“这个啊…”


身后的脚步声逐渐逼近伍嘉成翻着资料的手依旧没有停,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后颈扰的人心痒痒。一声笑意在耳边泄露,伍嘉成合上资料看着面前放大的脸波澜不惊。


“坐好自己分内的事,永远不要问为什么。”


“像三流惊悚小说的台词。”


“嗯,好玩吧。”


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指缝里的刀片伍嘉成配合的扯动了嘴角。


“好玩。”


当然好玩。



“确定要加入我们了吗?”男人的整张脸沐浴在阴影下模糊了界限他伸出的手像是通往未知地带的桥梁,伍嘉成扬唇握住了手。



“我加入。”






评论(6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