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秘爱(先导)


很久很久以前,叶子还是青的时候。焉栩嘉特别喜欢在小区门口的大杨树底下玩。被隐蔽的地方凉且舒爽,这是他凭着可爱外边赢来的小天地。树上叫嚷的蝉和蚂蚁都是他的好伙伴,他喜欢揉搓嫩芽,喜欢脉络清晰的树叶。他爱看这些无能为力的小东西任自己摆弄,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的隐疾。

这些不能为人称道的嗜好发源于他的血统,来自他父亲淡漠的眼和眸子里母亲苍白的脸颊。这些碎玻璃一样的小回忆积攒在他的童年,每个碎屑里都反射着青灰色的天空和惨白的灯光。在那些不能闪烁的背面则隐藏着他曾无法理解的情恨爱欲。

但他仍完好的长大了。

他完美的继承了父亲果罚刚断的性格和母亲柔嫩无辜的面容。

也就是那天,他搬离了旧小区底下的那颗老杨树。他和懵懵懂懂的弟弟踏进高级轿车,灰色的玻璃纸把阳光遮挡的严实。他和弟弟抱在一起,默不作声。没有阳光是冷的,但他只能把脖子上的项链握的更紧了一点。

赵磊。

他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默念。二十四笔的撇捺他全全吞在肚子里,压在舌根下,抵住了胃里的苦和眼底的疲惫。于是他只是握紧年幼的弟弟,沉默的甚至乖巧的走进他的新家。

岩壁一样的厚石在那些恶毒讥讽嘲弄的言语里越积越厚,他空空的心像是穿风的洞在干涸的爱里黄沙滚滚。他越长越高,越来越出众。也或许越来越像个常人。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洞只会在时间的加持下腐蚀的越来越大。而那个叫赵磊的男孩也被被迫无限的放大。

有人说名字是最短的咒语。

但赵磊不是,那是他的命。


天命(二)


有点纯爱

迟早会污里污气

网络一线牵

珍惜这段缘




L吻了我,那是个带着汉堡味道的吻。

我们俩当时离的很近,一起坐在墙头晃着脚。路灯投下的光很温暖,雪飘了起来。刚开始的雪短而急促,它被风吹的一边倒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没过多久它又柔软了起来,变得越来越大,羽毛一样的飘飞在空中,再慢悠悠的落下。我被这样的风景迷住了,伸出手掌去接雪花。凉凉的雪花落在掌心很快的消融,我扭过头想和L分享这份温馨,结果却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


他的目光很怪,钩子一样的盯着我,像是随时能咬掉我一块肉,但是他的神情却没有恶意。我坐立难安,试探的往远处看,胡乱说着一些话。羽绒服里的我还在发酵,他却一反常态的沉默,我咬着腮帮子也陷入沉默,突然间,热热的呼吸发散在我耳畔,我才意识到他不知道何时和我靠的很近。

你知道呼吸打在脖子上是什么感觉吗。特别的是,那里还是我的敏感点。

我理所当然的浑身发热发软,而他只是轻轻的看了我,一点一点的把我搂进怀里。这样的情况不少见,只是这次的感觉很不一样。墙有些高地也有点滑,我不敢大力挣扎,生怕我们俩都掉下去。可能我的纵容默许的接近,他的鼻息越来越近,像一只嗅着食物的猛兽,我闭上了眼,他的嘴巴很软。

吻应该是美好的。可我的第一反应却是背叛。

恶心和自我厌恶让我头昏脑胀,像是有根鱼刺卡在喉咙,我的嗓子又痛又难受,眼泪也止不住的往外冒。天旋地转不足以形容我的感受,我的脑袋在尖叫危险,身体却只能瘫软在猎人的怀里死鱼一样的喘息。

我不知道L是什么时候发现了我的不对劲,等我恢复神智的时候他已经给我擦掉了眼泪,一遍一遍的向我道歉。我没有说话,只是埋在他的外套里用力的嗅着他身上的烟味。


我是喜欢他的,但是我还没接受这样亲昵和强硬的做法。他下来之后一直给我道歉,我看了他一眼,在震惊中还是没有甩开他握着的手。


我想我确实是喜欢他的。

回到家后他立刻给我发了条短信,内容很长我也不赘述了。我只记得他最后一句,他不后悔。

这件事发生之后的几天气氛都很怪。我们俩不像以前那么亲近,像是隔了一道墙。他很注意我的感受,稍微有些动作都会反射性的先看我的反应,但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他更明目张胆的视线。我很难受,内裤都湿透了。

以前和L在一起,我们俩从来都没有一起上过厕所。男生一起上厕所是很正常的,但我为了保守秘密从来没和人一起用过厕所。憋着挺简单的,少喝水就行。有时候实在憋不住我就掐着点去老师专用的厕所解决。这一切到现在很安全。

我很羞耻自己身体的反应,不仅是因为我的身体还是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总而言之,我是个罪恶的人。我也不想拖着这种情况再继续。百害无益。我上学父母一直很担心,可事实上我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娇弱。自怨自艾很简单,我不想变成这种蠢人。我是个男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学校的篮球比赛是个好机会。我因为身体缘故只能参加后勤工作。坐在第一排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样子很赞,他的灿烂的笑容和滑落喉结的汗水都让我情不自禁。他也很惊讶,毕竟一个冷战的对象在积极为你打气也是够惊悚。
比赛结果不言而喻,我们最终以很漂亮的数字赢了B校。大家激动的拥簇着L,厚厚的人群将他层层包围,他像个英雄在众人的欢呼中熠熠发光。而我只是个观众,喧闹声组成了一道墙,而我只会远远的看着他鼓掌。

走吧。

我看着眼前伸出的手有些失神。

我心上的这个人,穿过层层人海,坚定不移的,走向了我。


他是是太阳吧。

我看着他头顶上的灯眨了眨眼,抬起的头逼退了眼框打转的泪。于是我也坚定的握住了这只手,像是握住了曾经错失的,所有的春天。




花与蛇


此篇有些描述及其不正常


请注意阅读


请配合上一篇Z的视角阅读




我叫L。打小三观不正,五毒俱全,大人看着就头疼。我感觉我爹该后悔死没把我射墙上,可惜好人福薄,坏人命硬,我很正常的活到现在。

我喜欢的人叫小Z。他在我们圈子里算有名的人物。他是Z家唯一的小公子,我们在他十五岁生日宴上见了一面后就念念不忘,说实话我敢说那天晚上一半以上的春梦对象都是他。他很好看,我不是侮辱他,他的长相能模糊性别。我属于龌蹉他的那一种,那天晚上只想搞他结果持续发展到想一直搞他。其实自从那一面之后我们也勉强理解了他家的心思,这样的人不藏着还能怎样。

感谢我老妈和老爸叨叨,他俩硬生生把我从飙车党拽进去高中学业。那天正巧赶上郊游,太阳毒的眼疼。我们学校初高中一体,原先的朋友知道我过来上学都过来送上嘲笑,我更烦的不行,拽着朋友的新T搭在了头上就去钓鱼。周围的人还算有眼色,一会儿就清场给我留下了一块空地。我烦躁的抽了根烟,陆陆续续也钓了几条鱼。

烟大概吸了一半鱼竿突然弯成了一个有力的弧度,我吐出烟正准备大干一场就被一声惊叫给扰乱。不出所料,我钓竿上的猎物也无影无踪,气的我摔掉鱼竿想揍人。可当我扭头之后我才发现竟然是他,头顶上的白T留下一片阴影让我仔细又贪婪的视奸着他的每一寸身体。那真的是浑身发软掌心出汗,我抬起头尽量咧开一个尽量不扭曲的微笑,妈的肯定很傻逼。接下来我又假装很自然的搂着他往外走,非常明目张胆的吃着豆腐。他有些局促和不安,于是我稍稍放松了在肩头的力度。说真的,我闻着他身上的汗味就已经硬了。

他真的很天真。像是关在塔楼的小公主。我旁敲侧击的问着他这几年的行踪他也老老实实的问答了,我有意无意的碰他他也接受了。我看着他清澈的双眼和从未解开的第一粒纽扣不敢轻举妄动。但是福利,不吃白不吃。而且看着他排斥别人唯独给自己开特例的样子很爽,满足了我阴暗的想法和虚荣心。

我根本不关心什么文理科,我只想和他在一起。我仗着是他同桌和唯一的朋友央求他给我补课,他对我好像有着无限的包容心笑笑的答应了。于是我比常人又多了好几个小时的偷窥他,这个小傻瓜以为我天天借笔记是为了学习,其实我只是想在他笔记上打飞机。每次爽完后我都会刮下点液体在上面捋平,再经过一些特殊处理变的和原来一样。我真觉得自己是变态了,从下体能用的时候就开始抱女生现在竟然因为一本笔记天天撸。可是我却甘之如饴。

有次这个小笨蛋好奇的嗅了嗅笔记我吓的下腹一紧,可他一会儿又眨着湿润的眼睛低下头悄悄的靠近我,看着他诱人的脖颈离我越来越近忍不住的吞口水,结果他只是压下嗓子问我是不是自己在上面流口水。我真的是又气又惊,太阳穴的筋都突突的跳,我也就压着他的嗓子恶狠狠的捏了捏他的酒窝就一溜烟跑进厕所开始自我安慰。

他太美了,我忍不住去碰又忍不住不去碰。

我喜欢他的天真和善良,他干净的像张白纸我也想在上面染上自己的颜色。于是我带他翻墙吃汉堡,带着他在我的势力范围内自由自在。别想了我怎么会让他沾烟和酒。我只想尽力弥补他遗憾的青春,让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大笑。还好这个小笨蛋也很容易满足,他每天都让我带他去吃那些垃圾食品,我看着他盛满蜜的小酒窝也满足的不得了。他开始给我看他的小花园,也开始学会调皮的调侃着我的美声。我知道他心里有个童话,我也愿意守护这个童话。但是最后,我还是不小心打碎了这个童话的一角。

我吻了他。






天命



变态属于我

ooc也属于我

避雷注意

3p注意

三观不正也注意







我叫Z,我喜欢的人有两个。这是不正常的,也是违背道德伦理的。可是我没法在里面抽身。

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情况吧。我是个男人,今年刚成年。成年这个字眼只能用于我的实际年龄,但其实我觉得我的内心已经是个喘着气的老人了,只等着死神的镰刀来收割。

我是个双性人。我承认这一点,在承受着世界的恶意后稍微能坦诚的承认这一点。我爱我的父母,谢谢他们给我的支持和爱让我知道我活着还是有些意义。因为身份特殊和一些不好的事情,我在高中之前都没有在教室里上过课。我父母很忙,管家伯伯陪着我度过了很多日子,但我只记得花园里从来都没枯萎过的花。其他的记忆就像是快进压缩成一道抽象的光束,其余都是黑色。我很寂寞,也很孤独。后来不出所料的有些轻度抑郁,于是我第一次向父母提出要求。我想上学,想交朋友。

————————

谢谢你们的鼓励。大家不需要同情我,父母其实对我已经很好了。大家也不需要理会那些恶毒的言语,对于我不男不女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过详细的解释。我也不希望关心我的你们因为一些不好的话而难过。谢谢大家听我倾诉。


后来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我谈到现在的男朋友。称呼他男朋友,我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这所高中是我父母投资的我自然被安排进了最好的班级。我从来没一下子接触过那么多人,有些胆怯和恶心,但是一种久违的轻松和快乐也在心头围绕。更何况老师和同学对我都很友善。后来几星期都平平无奇,老师们教的课程我已经在上个夏天全部学习完,但是老师们说话特别的风趣让我受益良多,我也很享受认认真真做笔记的过程,很有成就感。我不知道父母是怎么和校方解释的,我的课程表里从来没有体育和游泳,这很好避免了我和别人肢体接触。

和L相遇是个意外。我不会用什么电子产品,父母给我买的智能机我只用来和他们报平安,电话联系薄里只有我父母和班主任。后来多的一个就是L,现在还有一个大Z。

我不知道原来高中还会有郊游。班里的同学们都积极的准备着,我的东西一般都是管家伯伯准备的。只几天他生病了,我让他休息后第一次自己准备。第一次都是不完美的,但谢谢这次遗憾让我遇到了L

我怕尖嘴的动物和鱼。不知道郊游有钓鱼这一项的我很自然被吓到了。当时L看了看我然后才道歉了。我记得很清楚他头上搭着一件白色T,并且扫了一眼后才开口说的话。我当时被吓得不轻,结结巴巴的和他也说了对不起。当时他就笑了,笑的很阳光,像我不常喝的可乐,让我心里酸酸甜甜的。然后他又特别自然的拦着我的肩往外走,我从来没和别人那么近距离接触过,特别是裸着皮肤接触的这种。我能感觉他皮肤上的汗液和热量,配着当天的太阳晒的我呼吸困难。感觉很怪,但是我也不排斥。

当L拦着我出来的时候所有同学都肉眼可见的惊讶。我有些瑟缩,但是他特别大大咧咧的搂着我,让我心里那点小难受像泡泡一样飞走了。同学们都起哄吵的乱哄哄,起初我以为是自己不喜欢触碰的的原则被打破,后来我才了解不仅是这样。原来L也不喜欢被触碰,而且L是他们高中一霸,在初中就远近闻名,我身边一直空着的闲位就是他的。但从那天以后他就准时来上课,我也更充实了,我很喜欢他笑,就像我能喝很多罐可乐,我很上瘾。

后来我们俩越来越好,但是我们俩从来没什么太过的肢体接触,这是和普通男孩相处比较而言的。但是和他皮肤像贴这种接触已经超过我以前肢体接触的三倍了。只要有他在,我就很安心。

管家伯伯说我越来越会笑了,每天都很开心他很欣慰,他问我恋爱了吗。我被这个问题问懵了,我看过许多文学作品里的爱情,也听过一些或浪漫或不尽人意的故事,但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接触到爱情。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就没有说什么。管家伯伯给我烫了杯牛奶很贴心的退出了房间。

理性来看在以往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同龄的朋友,也没有和谁那么亲密接触过,会有喜欢的感觉是正常的。可是想想我又觉得好笑,我是个双性恋有着天生的生理缺陷,而他是个正常的帅气男孩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呢。想通这层相处比以前更肆无忌惮了。现在回头想想我实在是太傻了。

我们俩动手动脚不是一天天了。他成绩比我的低一点,特别是语文和历史这块。但是他的数物理化好得很,到时候分班肯定是会被分到理科班的。但是他好像志不在此,一个劲的让我帮他补习语文和历史。我作为朋友,在他的挠痒痒攻势下立刻就投降了。他学习的劲头很大,每天都拿我的笔记观摩。我们俩一般都在大休息和晚上,我作为班长,钥匙都是我保管。而我们俩因为补习的缘故每天都在查班的时候才走。

每天趁着天黑走很好玩,夜风吹的很舒服,我们俩经常大笑着调侃彼此。他带我爬墙吃汉堡,我带他观花学美声。这一段时间美好的不可思议。其实我一直相信童话,和他在一起我更相信了童话。直到他吻了我。

那时候无法判断这究竟是噩梦还是另一个童话。

现在我才知道,这叫现实。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3574909355445链接在这里


这里是3p

特别三观不正

如果点进来请不要太吃惊

爸爸就是那么不要碧莲

有喜欢的梗告诉我

我现在只想上张艺兴

开车大法好

我决定把所有的坑填完

并且把所有的h写完

不枉我爱一场这些人

崽们把想要的或者想先看到的告诉我一声

例如想要嘉磊 光凡 蛋木 我会根据需求先出

你们有想要污也可以给我 我都会尽量满足的

爱你们的猫爸

笔芯❤️

试阅(精神病院梗)


撕裂的疼痛堆积在喉咙,咸又腻的触感划过舌尖,血。恢复意识的瞬间痛感一路流向手腕筋骨关节啪啪炸开。

郭子凡睁开眼。血粘在细长的睫毛凝成斑驳块。


尖叫和哭泣在耳边萦绕。他半阖着眼捏碎了手腕的桎梏,虎口没有枪茧,食指没有断裂。白炽灯在头顶晃来晃去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他向上伸手笑出虎牙,瞳孔里显现出一双不属于他的手。

“瞧瞧这双手,它看起来真是可口极了。”男孩说着说着就咯咯抖着笑起来,夸张的肢体在灯光下扭曲的像只大蜘蛛。

厚重的铁门发出闷声,急促尖锐的警铃发尖叫的头疼,他抬眼,整个区域都像荡起大片的红色,像泡着血。

男孩悉心的抽出墙里的钉子不理会远处的哀嚎,黑色的钉子发着幽幽的光。他左右为难似的咬着唇,突然张嘴咬住了食指,湿热的血淅淅沥沥的粘在嘴圈,留下一个近圆的,蠕动着的粉色肉瘤。男孩灵巧的舌头上下舔吸着粘腻的唾液顺着肉欲的唇瓣滑落,不小的食指颤巍巍的卡在唇外显出半截圆润的指甲来,腾升的腥气破开味蕾,男孩鼓起腮帮认真的咀嚼起来,温热的口腔扭曲挤压着甜美的血液,棒极了。

“喔哦哦”

抄起的铁棍砰的打碎了角落的摄像头,溅射下一地的玻璃,幼嫩的双脚覆上细密的碎屑有节奏的拍打着一首奇怪的歌谣。滴滴滴的声音像个疯狂转圈的闹钟不停的摇摆,在红色的海洋里刺激着互相厮杀的小东西。

男孩弯着眼睛用刀尖挑破一个又一个心脏,他用手指碾碎喉骨,用肘部撞裂脑壳。阴沉沉的基调被红色接手,血在空中欢快的溅射着。擦着脸飞过的子弹没进墙里冒烟,男孩眯起眼摇晃着割开来着的肚皮,微黄的脂肪和猩红的血迸在墙壁,他看着化成一滩的脓血的男人,抬起被遮住的眸子。

“hi,girl.”

溢满着恶意的眼睛让女孩钉在原地,手枪掉落,锋利的刀刃和着风声死死扣入掌心。男孩贴在她的身上,连接起一片湿漉漉的东西

“上帝啊,你可真是辣极了。”男人轻柔的贴着她的脸,血液的迅速流失使她毫无血色。
“hjkkkkkk,快快睡吧”

女孩迅速瘪下的肌体像被戳破的气球,凸出的杂红色骨骼和粉色肌肉嘟在一起,黏糊又恶心。男孩痴迷的的感受着左手的触感,湿滑温软像极了融化在草莓上的白糖,沙软可口粒粒分明。“嘘。”男孩笑着捂住了她痉挛着抽动的不停流泪的眼捏爆了她的心脏。

脚下的地毯开始咕咕冒出血水,男孩发出大笑钻进了人最多的地区。盛大的屠杀落幕,所有的声音都像隔着帘幕,尖叫被脚步声代替,一层层,一间间,直到红色的边界处。他停住脚,一滴水落在他的鼻头。

清理开始了。

整个监狱像被打翻的鱼缸,叠叠的血水打出白沫安静的堆在脚腕。他抬脚往前走,一步一步。

其实我已经弃坑了

当时自己挖了好大的坑

不过现在就来补了

不定时更更完就没了

这一年遇到了很多糟糕的事情  很感谢在圈子里遇到一群很可爱的小伙伴

谢谢你们的支持,但是请取关吧





























太太好人qwq

事如春梦了无痕:

微盘链接点我


密码:JM76




我的台风苏玉及衍生文的文包,欢迎大家自取



天台台风文总结~记忆中的经典推荐!

木易橼:

今天说了要做一个台风文的总结来着,模板在这里


所有摘抄的段落我都标明了出处,也都艾特了作者


都只是我的一家之言,而且我看的文也不算多啦,欢迎大家踊跃补充!推荐其他好文哦!


以及,本文仅仅作为推荐之用,请不要转载到其他地方哦!


作者大大们首先请允许我表示对你们的感激之情,谢谢你们带来这么好的文章!以及若对于我的段落摘抄有任何异议,我会立刻删除道歉!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他坐在椅子上凝视着我,如有一面墙正向他倒去。


出自《镜花 三》 BY  @Anonymous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是啊。”明台跟着笑出声,眼睛亮的让王天风以为要落下泪来。


“一辈子怎么过得够呢?”


出自 《偏执13》BY  @__徐卷卷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王天风的胸口被一点点的浸湿了,滚烫的泪落在他的皮肤上,好像已经滴穿他的肌肤,直接落在心脏里,烫的血肉模糊,一片焦灼。明台抖着肩膀哭的像个孩子,好似刚刚那个如猛禽般要把王天风吞掉的人不是他一样。无声的哭泣滚着热烫的泪,让王天风的心脏缩成一团,酸涩的双目也疼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出自《偏执 11》 BY  @__徐卷卷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再是过一会儿,把相片放下,摆回原来的位置,明台一双眸子却自大哥脸上向前复移两排,转到另外一人。
他盯着那张脸,看那张片子,仔仔细细来回逡巡。直到最后,没忍住,还是将唇角一张开,轻笑起来,默默地念:“怎么能这么年轻啊。”口吻像极了一个小孩。
是啊,怎么是完全不一样的模样。


出自《都似风月》 BY  @鹤川 




第五题 人物描写


他站在窗边,朝阳的暖色浇了他一身,从他纤长分明的睫毛上流淌下来,往时黑白分明的眸子浸在那光里,仿佛是浅色的琉璃般清透明亮。他穿了一身深灰色剪裁合体的西服,似乎是太合体,衣料熨帖的勾勒出他腰线的弧度,让明台看的痴了。


出自《圣诞快乐》 BY @事如春梦了无痕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雨水在外淅淅沥沥,打地园子中许多花木四下摇摆,草木扶疏处,水珠儿一串串地淌下,流开,活泼地一路跑远,凉气就从地上再腾跃起来。


出自《甜蜜生活一》 BY  @鹤川 


嗯,这篇我记得原来是川上写的,后来博主改名叫鹤川之后,不知为何找不到这篇文了,难道是删掉了?


如果这里放的有不对的地方,麻烦告诉我下~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想到此处,明台有些发狠的意思,直起身来,双手握住身下人的腰,就不管不顾往里冲撞。王天风毕竟年纪上来,这一下终于撑不住,腰软下去,全凭他学生一双手撑着。“你这小混蛋——”纵容他胡作非为到现在的人终于开口出声,“——没完了是吧。”


“老师,”明台道,“开了这个头……可就不算完了。”


出自《光天化日》 BY  @阡陌花开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我就理解为最让我喷饭的部分了


郭骑云飞一般地跑出教学楼,拉着在一边站着等的于曼丽跑出老远。于曼丽喘着大气,很是崩溃,你干嘛呀,不是就去找赵老师问个事情吗?郭骑云铁青着脸,满头大汗。于曼丽说,你干嘛啦。郭骑云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刚才看到,明台......


于曼丽见他表情吓人,也不禁严肃起来:“明台怎么啦?”


 听他说完以后,小姑娘的表情是古怪的,同情的,想笑不敢笑的。


因为郭骑云欲言又止,终于崩溃,说出来的是:“我……我刚才看见,明台,捏,捏,捏老赵屁股啦!


出自《生煎与爱情 十五》 BY  @阿姨洗痰盂 


 


 


第九题 最喜欢的作品


从头到尾都喜欢,我的入坑之作,独一无二,只有《驯狼记》啦!还记得晚上一直看到了凌晨,从此入了台风的坑!


作者 @七宝 外加作者小号 @我比二宝多五宝 


可惜作者已经准备出坑了,哎,因为这篇入坑的我还在坑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