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地狱来人[黑道ABO梗](二)

“追踪器查了吗”

“查了,但是信号被截断。”

“追踪器已维修改了密码”话没说完伍嘉诚眯着眼似是想到了什么,肖战看如着黑豹一样凶狠的小伍阴沉的开了口

“炳A已经带技术部的几个在审讯室。”

“好,叫郭子凡过去。”

“不先瞒他一下赵磊失踪的事。”

“他既然想在帮内做事就让他练练手,别把人玩死。”

肖战拿着文件淡淡的撇了文件一眼,“他这个兄控,悬。”潦潦的翻了下名单唰的合上,“你现在让凡凡去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是谁。”

“还记得我们怎么逃出来的嘛”

“当然”

“那记得我们怎么杀回总部的吗”

“你是说…他们?”

“对”伍嘉诚拿过名单走了出去,“是他们干的。”

“这次又是帮我们做什么。”

“天阴,聚变,劈鬼,唔…”伍嘉诚松开了咬住的手指,“总之小心点好。”

呵,肖战唇角上扬在伍嘉诚走出的时忍不住爆发出蓬勃alpha的精神力。

又要见面了,变质O的小可爱。

叮铃的声音划破了刑房内的阴郁,郭子凡放下钢鞭接了电话。

“凡凡、凡凡,是我。”啧,奶生奶气的一下就猜出对方是谁,郭子凡心里一暗不痛不痒的的问了过去。

“你怎么有我家里的电话。”

“你给我的凡凡,你上次喝醉酒就给我这个电话才让小伍哥接你回去的啊。”

好吧,郭子凡懊恼的捏了捏鼻子,“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我这正忙着呐。”

“人家关心你啊,你都三天没来上学了想打电话问问啊。”

“嗯,谢谢你了。”隔着玻璃看着不间断落下血痕的抽打他扭出一个微笑。“我这边有些蠢死的狗,我哥让我来教育教育。”

“好玩吗凡凡?我也想来!”

“得了啊,你就乖乖等着好了。我的蛋糕你给我留好,别让战战再给我没收了。”

“好啊…光哥哟,你别打扰人家做事了”一阵微微熟悉的声音闯入耳蜗郭子凡抿了抿嘴“对不起啊凡凡我哥让我别打扰你了,那我先挂了啊…嘟嘟嘟”

郭子凡看着挂上的电话翻了个白眼走进房间,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

看着少主微微退散戾气的眉头和软化的面部,施刑人停手示意。

“头说不玩死就对了吧。”

“是”

“那好。把刚刚拔掉的指甲再用胶水黏住那左边那个人的胳膊也给接上,剩下的只留一口气就行,等他们什么时候肯开口求我在让我过来,不然…”

郭子凡舔了湿了嘴唇,“给我去问药剂师要特制的Aor—II2来给他们尝尝鲜。”

听到药水名的黑衣人克制住了颤抖,毕恭毕敬的答了声是。

目送着少爷渐远的身影,他长长的吁了口气。

II2,那是信息素混合药水。扰乱人的生理与精神制造出的假象,连beta都能干扰引起生理崩溃,这简直比地狱…还要恐怖万分。

郭子凡去卧室换好了衣服冲去一身血腥气一路小跑到肖战的医务室。果然,大门紧闭写着勿扰。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密合的内里遮住了狰狞的圈痕,他的眼睛晦涩不明,今天该检查身体了。

“身体的毒素我也没把握还留着多少,但现在我想说另一件事。”

“嗯,说啊”

“你的身体必须来找另一个A承担,被抑制精神力太大,现在不找以后鬼知道会反噬成什么样,到时候我可不替你看这两个小鬼。”

“我心里有数,你个老妈子。”

“我去你的伍嘉诚,别摸你那里!”

“为什么不能摸,”伍嘉诚抬起了身体,小腹的左侧赫然一枚暗红的烙印。

“没有它的话,我早就死了。”

“我不想在听这种话,伍嘉诚,”肖战严肃的摘下了眼镜,“过去就过去,我们记住该记住的别在用这个来打脸。”

伍嘉诚歪着头吹去挡眼的头发,“好嘛,我就是永远都放不开的那个,肖蛋蛋。”

一口老血哽在肖战喉咙,行行行,你流弊
“快点穿好衣服,凡凡该站在门口等急了。”

“怎么不说曝光我了,呵呵←_←”

肖战对着伍嘉诚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于这种身板我不屑于曝光,歇歇。”

“妈,你俩斗好嘴了嘛。”

呵呵,两人同时开门拉进了郭子凡。

时年一月三十日,郭子凡,猝。


lo主有话说(ฅ>ω<*ฅ)

此世界ABO就不废话了。
设定里的O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O一种是变质O。变质又有两种,全变质和半变质。
变质O有着超越普通A的力量,很少,都是试验品。
而全变质所有都像A只有被标记时能够显出O的特性,可互攻。
半变质和全变质的特性都一样除了不能互攻。
当变质O被A标记时,原先所有强大的精神力会反噬,A若承担则会分散反噬作用。相反,若在此时征服并标记的A怀有恶意,则被标记的变质O就会有极高的生命危险。

小伍是半变质
韩沐伯为全变质。

评论(1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