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试阅(精神病院梗)


撕裂的疼痛堆积在喉咙,咸又腻的触感划过舌尖,血。恢复意识的瞬间痛感一路流向手腕筋骨关节啪啪炸开。

郭子凡睁开眼。血粘在细长的睫毛凝成斑驳块。


尖叫和哭泣在耳边萦绕。他半阖着眼捏碎了手腕的桎梏,虎口没有枪茧,食指没有断裂。白炽灯在头顶晃来晃去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他向上伸手笑出虎牙,瞳孔里显现出一双不属于他的手。

“瞧瞧这双手,它看起来真是可口极了。”男孩说着说着就咯咯抖着笑起来,夸张的肢体在灯光下扭曲的像只大蜘蛛。

厚重的铁门发出闷声,急促尖锐的警铃发尖叫的头疼,他抬眼,整个区域都像荡起大片的红色,像泡着血。

男孩悉心的抽出墙里的钉子不理会远处的哀嚎,黑色的钉子发着幽幽的光。他左右为难似的咬着唇,突然张嘴咬住了食指,湿热的血淅淅沥沥的粘在嘴圈,留下一个近圆的,蠕动着的粉色肉瘤。男孩灵巧的舌头上下舔吸着粘腻的唾液顺着肉欲的唇瓣滑落,不小的食指颤巍巍的卡在唇外显出半截圆润的指甲来,腾升的腥气破开味蕾,男孩鼓起腮帮认真的咀嚼起来,温热的口腔扭曲挤压着甜美的血液,棒极了。

“喔哦哦”

抄起的铁棍砰的打碎了角落的摄像头,溅射下一地的玻璃,幼嫩的双脚覆上细密的碎屑有节奏的拍打着一首奇怪的歌谣。滴滴滴的声音像个疯狂转圈的闹钟不停的摇摆,在红色的海洋里刺激着互相厮杀的小东西。

男孩弯着眼睛用刀尖挑破一个又一个心脏,他用手指碾碎喉骨,用肘部撞裂脑壳。阴沉沉的基调被红色接手,血在空中欢快的溅射着。擦着脸飞过的子弹没进墙里冒烟,男孩眯起眼摇晃着割开来着的肚皮,微黄的脂肪和猩红的血迸在墙壁,他看着化成一滩的脓血的男人,抬起被遮住的眸子。

“hi,girl.”

溢满着恶意的眼睛让女孩钉在原地,手枪掉落,锋利的刀刃和着风声死死扣入掌心。男孩贴在她的身上,连接起一片湿漉漉的东西

“上帝啊,你可真是辣极了。”男人轻柔的贴着她的脸,血液的迅速流失使她毫无血色。
“hjkkkkkk,快快睡吧”

女孩迅速瘪下的肌体像被戳破的气球,凸出的杂红色骨骼和粉色肌肉嘟在一起,黏糊又恶心。男孩痴迷的的感受着左手的触感,湿滑温软像极了融化在草莓上的白糖,沙软可口粒粒分明。“嘘。”男孩笑着捂住了她痉挛着抽动的不停流泪的眼捏爆了她的心脏。

脚下的地毯开始咕咕冒出血水,男孩发出大笑钻进了人最多的地区。盛大的屠杀落幕,所有的声音都像隔着帘幕,尖叫被脚步声代替,一层层,一间间,直到红色的边界处。他停住脚,一滴水落在他的鼻头。

清理开始了。

整个监狱像被打翻的鱼缸,叠叠的血水打出白沫安静的堆在脚腕。他抬脚往前走,一步一步。

其实我已经弃坑了

当时自己挖了好大的坑

不过现在就来补了

不定时更更完就没了

这一年遇到了很多糟糕的事情  很感谢在圈子里遇到一群很可爱的小伙伴

谢谢你们的支持,但是请取关吧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