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黑街[地狱来人大结局番外]

提示:大家的基地黑帮联合组成一个相反面的阴暗社会。






我们是罪恶我们是黑暗,

我们是原罪我们是败类,

黑街法则

:我生就为了自由,没人能阻止我死亡



“这是一区,也是正常人最多的地方。”压低的声线有着粗糙的质感,“谢谢。”男人压低帽子付了钱。拿到钱的中年大叔笑着点燃了一只烟看见男人抿住的嘴善意一笑,“算我提醒你,如果你没有事赶紧就办完离开,其他区特别是三区和七区”,缓缓吐出一口烟看着血一般的黄昏,“那可都是疯子呆的地方。”



咧咧作响的风衣遮住了大半张脸,声声乌鸦的嘶叫在寂静的空气里诡异的让人心悸,男人看着暗下的天空抿住嘴,扯了扯帽子快步向更深处走去。



一区某深巷传出砰砰的闷响,往里探去的路上横七竖八的淹着已经凝血的尸体,一位少年拽住男人的头用力的往下撞击,每一次的撞击力度都重重的扬起灰尘。角落里的男子看着眼前的血腥场景漫不经心吞吐着烟雾数着时间。


男孩放下无呼吸的尸体甩了甩手上的血,“我说战战你的区里还他妈有那么多宰渣,你到底多久没清理老鼠了。”肖战看着满手血污的男孩打开了备好的酒发出不满的啧啧,“郭子凡你先过来洗手,脏死了。”



哗啦的水声在静到恐怖的环境里无限扩大,肖战撇了眼尸体,“你怎么和小伍一个德行就对畜生的头情有独钟。”


郭子凡用嘴扯出肖战胸口的手帕擦了擦手,“我还记得爸当年用棒球打的脑浆横溅的场面,相信我,爸他连眼珠都能打爆的精髓我可没学到。”“扯淡给谁看。”轻轻揉了揉少年的头,肖战眉眼含笑,“今天的鱼头豆腐,你还能吃下吗?”



“我擦!”郭子凡一下炸起毛,“战战你故意的!”看了眼白色红色凝固一起的尸体郭子凡无语凝噎。肖战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少年忍不住笑出声,用力捏住了小猫的脸肖站擦亮了打火机。




青蓝色的火焰掉落在湿漉的地面瞬间连着撒上酒的尸体掀起一片火海,明亮的火焰在瞳孔里上下翻涌照亮了两人的脸。



灼热的空气有着融化能所有的呛人温度,看着并肩行走的影子越来越远男人站了出来,轻薄的风衣在高温里卷起边角,利索的甩下风衣,火海的照映里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他嘴角上扬。



另一边的赵磊反手将细刃直直的插进了来者的眼睛钉在墙上,疼痛的几近崩溃嘶吼让他皱了眉头,轻轻转动手腕烟花一样的血喷洒了赵磊一脸。慢条斯理的拿出上衣口袋的方巾,却被焉栩嘉抢先细细的擦拭。白净的脸像是开出了彼岸,焉栩嘉眼神一暗单手护住他的头拽住领口用力抵在墙上亲吻。


围观的夏之光感觉很心酸,如此大尺度的秀恩爱,真的让还未标记凡凡的自己想直接狗带。



被亲的一脸通红的赵磊推开了一脸嘚瑟的焉栩嘉,“快回去吧光光,我爸他们还没起床。”噗,还没吃到媳妇的夏之光表示,自从两家在一起后,简直天天神补刀!



“爸。”刚出卧室的伍嘉诚就听到了郭子凡堪比杀猪的哀嚎声刚想回过头安慰就被人搂住了腰。
“能不能注意点。”肖战心塞慢慢的看着伍嘉诚一脖子的红痕,“小孩在就不用秀恩爱了。还有,汤呐?”谷嘉诚挑了挑眉恶趣味看着小伍的耳朵逐渐逐渐变红,“汤在磊磊那,顺便一提你家的人过来追你了肖战。”



“他啊…”肖战扭头看着粘住赵磊的郭子凡笑的灿烂,“所以你这样出卖自己的兄弟真的好吗?”



“我说爸你们到时帮帮忙啊,这汤和饭你们是不吃了啊。”赵磊无语的看着像牛皮糖一样的郭子凡,“stop凡凡,我这炖的只是玉米虾仁汤,真的不是鱼头豆腐。”



“肖战!”某只傲娇品种的猫直接炸毛,“你怎么又骗我!”焉栩嘉白眼一翻把挤去了夏之光怀里霸道的环住赵磊的细腰,“郭子凡你想干嘛?”



呵呵,轻松且以极其优雅姿态喝着汤的某人表示,某猫的发情期要到了。





在韩沐伯这边倒是相对安静。

夜晚的黑街有的宁静和谐,有的罪恶肆虐。在一区里这个地方像瑞士钟楼的齿轮规矩的严谨,夜晚虽然危险但不至于混乱到一晚上都只能提心吊胆的地步。

韩沐伯凭着曾经的记忆走到了黑街最大的酒吧。付了钱拿了牌号,韩沐伯抖落了一身寒气快步向光线温柔的吧台走去。暗黄色的灯光打在人的发旋暖的人心声疲惫。
D吧里人群攒动,韩沐伯微微含笑的饮着 bowmore。



“又见到你了。”这是熟悉的记忆。


耳边的声音淡淡,韩沐伯一回头就看见了让自己心悸的小混蛋。


“啊,挺巧的”挥手示意一杯 GIN TONIC,座位上的肖战却站起来一步一步逼近。



看着越来越近的脸,韩沐伯伸头亲了上去遇到这样的人,我确定,我是逃不了了。




评论(1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