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See you again


郭子凡在偌大的候厅室带上了耳机,明亮的灯光亮的晃眼,他慢慢的摘下墨镜望向窗外。A市飞机场内的玻璃窗外视野太好,他可以那么清楚地看见明明灭灭的万家霓虹从两边延伸,就如同闪烁碎裂的时光,遥远淡去,尽头是沉重漆黑的海面,不知深浅的惶恐。



太亮了,郭子凡带回墨镜心底一片死寂,他看不见缀在夜空的星星正如他看不见真实的光明。



温柔的广播提醒着登记时间,郭子凡有些发怔。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飘荡在整个大厅,徒留一个躯壳傻傻的做着正常人的动作。可是,有什么好难过,郭子凡看着手里的请柬,那红色的帖子异常刺眼,不过是某个自己暗恋了七年的人要结婚罢了。


深夜的飞机上静悄悄的,郭子凡歪着头静静的看着窗外的云。


其实是看不见什么的,外面的夜空很黑,只是隐越,他似乎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又冰又凉,逐渐聚拢的焦距慢慢让视线清晰,光洁的玻璃镜面映着一张红了眼的脸。


呆呆的吸了吸鼻子,郭子凡强迫自己陷入睡眠。闭上眼全是过往的种种, 那种晦涩的心情不知何时在他心中扎根发芽,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地长成了参天大树,每一条根脉都扎在他的心血里,风一吹就颤悠悠的疼。


不安的思绪里郭子凡想到了夏之光会牵着另一个女孩的手登上婚礼的殿堂画面,一把捂住嘴。细碎的抽泣如同没关紧的水龙头在安静到窒息的环境里一点一滴的蔓延。


飞机里有什么东西再响。





早早的,接机的小伍等人陆续进了机场。夏之光看着大家有些尴尬,双手放不住的一直摆弄着衣服。



“给力点啊光哥。”焉栩嘉用肩碰了碰他,“不要怂啊。”“就是,”陈泽西用力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老谷这家伙好不容易相出靠谱的主意,拿出男子汉的气概啊。”



“好!”看着兴致勃勃的大家,夏之光露齿一笑,“我会加油的!”



小伍和磊哥会心一笑深藏功与名,老谷看着按捺不住激动的小伍露出的宠溺亮瞎了某已不是单身狗韩沐伯的眼,肖战在远处安排好人员后弯起眼看着兴致高涨的大家在心里感叹,磨叽那么多年的两崽子终于要在一起了。



是的,夏之光要求婚啦。在老谷清奇的脑回路里终于有了一个老套却实用的方法——骗婚。



鲜花店里一千多只玫瑰花可不是白定的,想到这肖战忍不住的扬起了唇,赌上韩沐伯单身时的所有狗粮,今天就让这两个大笨蛋好好的在一起吧!







————————————

甜文同学,在此止步ಥ_ಥ
猫酱是爱你们的










看着一群笨蛋的肖战无奈的掏出了手机,昨天的排练和演示简直比看嘉诚夫夫秀恩爱还要心塞一百倍,右眼皮累的一直不停的跳。



等等…右眼皮跳灾……是吧。



猛然一个恐怖的念头浮现在肖战的脑海吓得他一个激灵抬起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子凡怎么可能有事啊!



奇怪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肖战颤着手划开了今天的新闻。


谁的手机掉了。

评论(4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