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地狱来人七(蛋木h)

肖战看着像机械故障的韩沐伯唰的站了起来,利索的擒住双手向后床上压去。



放大的瞳孔让一度以冷酷示人的韩沐伯显得无辜到脆弱。明明是我受了重伤,肖战看着放空的韩沐伯沁满了眼泪,他低下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温柔的亲吻着韩沐伯的眼睑。




带着怜惜的亲吻像泛起涟漪的湖泊在韩沐伯的身上一点点荡漾开,肖战趁着逐渐进入状态的韩沐伯利索的从口袋上拿出药剂给了自己一针。




像是被温水细细的包裹,韩沐伯晃了晃头理智也慢慢回笼。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韩沐伯看着满身血污的肖战慌了神。


“肖战,你……”


“嘘。”



肖战伸出食指抵住了他的嘴唇,温热的触感带着怕碰坏似的力度让韩沐伯瞬间红了眼眶。“把一切交给我好不好。”



黑的发亮的瞳孔固执的燃烧着就像是某种变了质仍不肯熄灭的油灯,韩沐伯看痴了。



“傻了啊?”温柔的抚摸着他施力咬破的嘴,肖战的眉眼带着心疼。他执手一点一点的抚摸着韩沐伯熟悉的眉目吐出话语,“相信我好不好。”



你怎么那么傻啊,韩沐伯看着认真的肖战硬生生笑出了眼泪。



从富家少爷被当成奴隶使他没哭;被当成畜生卖给别人当狗用的时候他没哭;被野兽追赶咬出一身伤的时候他没哭;为了发霉的面包和水去黑市被别人打出一身血的时候他也没哭。



你看看你现在多狼狈,韩沐伯的视线被水光阻挡,他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有人对自己如此小心翼翼,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抱着不伤害自己的态度来制止发情期的自己。
他也不懂为什么会有人用如此轻柔的力道去对待,比一个人的生命还重要。




而他只明白了一件事,从现在起的韩沐伯是注定和肖战分不开了。



带着不顾一切的吻有着能毁灭世界的疯狂,肖战放松着身体将一切都交予给对方。



“我,韩沐伯,从现在开始每一寸能触的到的地方,都是你的领地。”不论是身体还性命都归属与你,泪珠从睫毛上唰的滚落,韩沐伯抬头深深的吻上了他的唇,你赢了。



亲吻舐舔,两个人互相纠缠慰藉像是带着疼痛的野兽不断的安抚缠绵。起伏的身体像是波澜的山脉,韩沐伯以绝对臣服的姿态将全身在肖战眼底摊开。



精壮的身躯还残余战场上的火焰,肖战双手不停的探索着他全身。鼓起的裆部像是个暗示,肖战挑眉一笑直接隔着内裤张嘴就舔。



淡淡的膻性萦绕在鼻尖,肖战伸出红艳的舌头一点一点的舔湿了内裤。直达本垒的快感像是一级的催情药让欲望硬的更深,韩沐伯被撩红了眼。



肖战看着被撩拨到不行的爱人坏笑出声,在略带恼羞的一眼里与最直接的欲望坦诚相见。




“怎么那么硬…”纤长的手指划过灼热刺激出生理泪水,枉费征宰厚脸皮史顶峰的某韩烧红了脸。





“直接操就操,别玩了。”




“你说的啊。”肖战看着害羞的爱人抿着嘴体贴的没笑出生。捏了捏臀部,暗示性的动作让韩沐伯稍稍紧张。




别害怕,肖战紧紧的盯住他的眼,你现在在面前的人是我。



我知道。同样紧盯着的眼睛弯弯的眯成一个月亮,所以我不怕。



欲望和执念以一种温柔的方式略带强硬的攻进了韩沐伯的身体。就在那一瞬间,韩沐伯感觉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个整体。




冲刺的长蝥是换了法的爱抚,肖战用身体的每一寸去领略着他的人生。最终化成的浓郁是一种霸道的标记,在高潮的那一瞬肖战猛的咬住了韩沐伯的腺体。



漫长的射精像场神秘的仪式,韩沐伯被滚烫的液体烫闭上了眼。



我用灵魂记住了你的味道。

————————————

燃少不散QAQ

我要把坑补完

我家光凡qwq

评论(2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