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攻略游戏②之夜访吸血鬼

“喂!”你对着万里晴空仰天长啸。



是的,你很郁闷,你非常非常的郁闷。因为你不过只是玩了一个游戏就莫名奇妙的被卷了进来。



你看着自己一身睡衣无语凝噎,别生气如果是我…我会更生气 (微笑)。



突然天空上飘来了几个字,当然此处应该配合着大张伟的歌实用更加。

A.华丽的公主裙

B.甜美的背带裙

C.简洁的正装

看着天空上面闪闪发光的选项,你禁不住在内心吐槽着少女,利索的选择了C。毕竟在你看来乙女向的游戏都只是来能更好的画同人本的辅助,这些衣服对于多年未穿裙子的你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画风。



接着蓝天突然消失了,就在你还想吐槽这省钱的成本时,一波能亮瞎你狗眼…咳你眼睛的选项又出来了。

A.略带幽暗的森林 

B.深不可测的大海

C.充满未知的沙漠

权衡了利弊,你果断的按下了A,毕竟一开始就立下flag并不符合你的风格。



瞬间变换的场景你已极不雅观的姿态落在了草地上,利索的站起来欣赏着周围的景色,你笑的很开心,立马就消除了制作方上厕所没有纸的恶毒诅咒,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到这惊为天人的背景的。



游戏时间里过得很快,就在你东摸摸西闻闻的情况下到夜晚了。



幽暗的森林里出现了闪烁的萤火虫,它们像美丽的精灵在不停的旋转。树上的月亮特别大,在它的照耀下洁白的花朵吐露了芬芳。真美啊,你在内心感叹着,你已经很久没有欣赏到这样的景色了。



忽然一阵细微的风从你的后背袭来,你从地上拿起树枝就向后扫去,然而并没有任何东西。



这时你心慌的捂住了胸口在内心不停的祈祷着上帝,在睁开眼一张放大了的帅脸和你的鼻尖紧密的碰在一起。

A.惊慌的叫出声,并询问对方是谁。

B.害怕的晕倒在对方怀里。

C.转头以最快的方向逃跑。

我擦,你在心里疯狂的吐槽,因为这些都不是你要的选择。看着对方停止的俊脸你默默咽下了一口血,你想要的是决斗。但既然没有了这个选项,你也只能含着泪不情不愿的选择了A。



被动的叫出了声,你板着一副死鱼脸硬生生咽下去了“帅哥你谁”的字眼。



他突然歪唇一笑收回了身体,你看着对方高大的身体和白的发光的皮肤心里打了个冷战,因为你觉得他可能是吸血鬼。



月光下的男人带着一股神秘和凌厉,你咬咬牙问出了问题。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笑出了他尖锐的两颗牙。哦,你在心里默默的感叹,都是少女漫的老套情节啊。



男人突然鞠了躬向你伸出手,礼貌的询问你是否愿意是否和他去城堡做客。标准的绅士作风啊,你摸摸的窥视着男人的动作不住的感叹,啧啧啧真是个邪魅攻。

A.伸出手含笑表示荣幸

B.礼貌的请求对方将自己带出去

C.无视请求

第三个也太作死了吧,你翻个白眼果断按了B项。毕竟这个游戏是略带猎奇色彩的,你可不愿意还没欣赏完美男子就那么快就死掉。



男人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你看着他收回的手突然感到后悔,此时一只手迅速的将你揽入怀里,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你首先看到的是华丽的餐桌,你有些毛骨悚然。



阴暗的城堡里只有几根蜡烛,你看着对面的男人有些疑惑,他不是刚才那个吸血鬼。



对面的男人看着你温柔的笑了笑,你看着他满载星辰的眼睛却感到危险。搞不好他才是大boss的想法在你脑中慢慢浮现,毕竟温柔切开都是黑的。



微弱的冷空气在你的脖颈处游动,你听到耳边的轻笑。少女心猛的激活了起来,你红着耳朵看到原来的吸血鬼从自己脖子旁抬起了脸。



你看着对面男人越扩越大的笑容吓到腿软,因为已你画同人本十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明显是妥妥的黑化节奏!



我擦泥马勒个鸡,你淡定挺着张面瘫脸在心里咒骂因为这种游戏肯定不是乙女的水平。似乎是开启了制作方的抖M属性,在你骂完后立刻掉出了三个锦囊,你看着暂停的时间急忙拆开看了看东西。

红色锦囊里放着透视。

白色锦囊里有着时间逆转。

蓝色的锦囊你暂时无法开启。

看着两件大利器,你稍稍安下心继续游戏。



黑发男子似乎有些病弱,不同于白发男子的脸,他似乎更加苍白。


“我为沐伯的举动感到抱歉,很荣幸能邀请你来参加晚宴,是我太寂寞了。”



“没关系。”个屁!你维持着笑脸在心里疯狂的吐槽。美人啊难道这位狂叼酷炫的邪魅攻没有在床上好好满足你吗!哪里需要空虚和寂寞啊!



白发帅哥一瞬间挪到了美人身边,你屏住呼吸看着这暧昧的一幕直了眼。



算了算了,看着美人愉悦的笑容你低下了头,默不作声的吃着盘里的东西,可以快近吗?




你满眼含泪的咬下了还带着血丝的牛肉,其实如果你能看着对面的一对男狗狗是能够非常愉悦的吃下去,可是对着美人那张温润的俩门你堵上当腐女二十几年的直觉做出判断,刚才狗眼被闪瞎了,这个腹黑绝逼是攻!




外面的夜色渐深,温润的黑发男子像十九世纪的英国管家拿着蜡烛为你推开厚重的门。墙上斑驳的肖像画和铜制的古老床架,你看着哥特式的房间两眼发光,暗黑是你的菜 。



主人将烛台放在了桌上,笑着像你表示他和另一位住在隔壁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敲门。你微笑的礼貌表示了谢意主人轻轻的将门带上,你抱着腿坐在床上有些无聊,所以你取出了蓝色的锦囊对它进行了研究与调教。



在扔、扯、拉、拽等实验均无效的情况下,你忽然听到了隔壁微弱的声音。


A.坐视不理继续玩弄锦囊。

B.惊慌的跑过去寻求解决。

C.悄悄地跑过去一探究竟。

D.随自己而定。

究竟是乙女向的东西啊,你在心里感叹着,正准备选择A项的你在触碰锦囊时一想果断选择了D。声音啊,你的小邪恶一下子冒了出来,我可以悄悄的偷窥啊~



你快速的拿出红色的锦囊,整面墙突然变得透明起来。



我去!你用力的压抑住喉咙里的尖叫,因为你看见那个黑发美人正趴在白发男子大腿根部。不会在吸血吧,你回想着微博的段子默默的擦了擦鼻子,果不其然,你的语言能力再一次max,黑发美人被遮住的大半张脸的嘴角在微微滴着血。



温润如玉的脸瞬间被黑暗所笼罩,而一直以邪魅气场出现的吸血鬼却虚弱的反映着莫名的憔悴。你看着这强大的反差微微蹙起眉毛,你感觉这个游戏不简单。



“怎么,厌烦了我吗?”黑发美人强势的捏住了白发男人的嘴挑起眉狠狠的亲吻起来,水声啧啧你在隔壁都听的赤耳面红,“不恨我将你变成吸血鬼,不想再逃跑吗?”



哇哦,你悄悄的在心底为白发男捏了一把汗,黑化成抖S了啊。



“战战”,白发男子温柔的抹去嘴角他的血痕轻轻开口,“你知道答案的。”



我擦,你掐着蓝色锦囊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你在内心不断的思考,那抓我来干什么啊!



“那你抓回那个女孩干什么。”


“我怕你寂寞,所以拿来当孩子。”


我去!夜访吸血鬼的剧情!你吓的直接让锦囊落在了地下。



唰的一下,与喜欢被虐的抖M监制一样,蓝色的锦囊打开了。



你急忙打开了锦囊看了里面的东西

一个愿望

那好,你拿出白色锦囊扔了进去,我要把这两个锦囊换成两个愿望。



可能是粗暴的对待满足了抖M的求虐性质,一项脑回路清奇的系统竟然默认了这个要求。



第一个,你看着定格的两人默默祈祷,我要这俩对狗男男幸福。

第二个,你他喵的快送我出去。



唰的一下蓝光一现,系统本着怀旧主义你再次已脸部朝下的姿态精准落在床上。



我擦,没来得及吐槽游戏制作的尿性,你舒服的磨蹭着枕头。



所以这个游戏是用来做什么的啊,躺在床上放松的你一脸懵逼。



啊,顺手抱着大王的手办,大概就是来看男狗狗秀恩爱的吧。





其实你不知道啊,大概抱着攻略态度的人,都死了呐(微笑)。

————————



不行不行不行,我要暴动了!

光荣日纯白!!!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