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过敏或成瘾(中)[鬼说番外——韩沐伯篇]


深夜福利,请准备糖自甜(ಥ_ಥ)

(七)

韩沐伯能跟着肖战移动。

真奇怪,以前一直心心念念的结果明明已经实现,可自己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果然啊人都是贪心的。不对,韩沐伯拍了自己的脸,我现在是鬼了。

肖战静静地哭着,多想上前去拥抱呐,可惜,已经没办法实现了。

韩沐伯呆呆的坐在他身边,靠的很近、很近。如果我能碰到你的手,像以前一样再给你披上衣服,你,现在是
不是会更难过。

可惜,没有人能给他回答,只有黑夜里的抽泣,只有抽泣。

傻傻的看着肖战哭了一夜,终于,他肯吃东西了。冰箱里的三明治大早晨…算了,吃吧,好歹也算吃了点东西。

寸步不离的跟着肖战去了阳台,天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他知道肖战在不停的抽烟。雾还挺大,韩沐伯扯了扯嘴。

看着流泪的肖战,他突然的很疼。破碎的轮廓在弥漫的白色烟雾里忽隐忽现,他却伸不出手,明明…那么近啊。

别耽误人家那么好的小伙啦,韩沐伯笑着对自己说,你已经死了,你护不了他了。

冰冷的烟雾像层玻璃将两人隔绝在不同的世界。 像是没有知觉了,肖战的眼泪不间断的流淌就像是坏了的水龙头。

韩沐伯疲惫而麻木,他再一次的伸出手,眼泪却忽然掉落灼伤了他的手。

(八)

烟掉了。

肖战红着眼发愣像只傻傻的兔子。

“韩沐伯…是你吗?”

这声音颤抖着,既惶恐又卑微。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韩沐伯、沐伯,我知道是你。”

那么多年的信仰,那么深刻的执念,他怎么可能不清楚这只手的主人是谁。

空气里一片死寂,没有人回答。像是坠入深海的飞鸟,死亡才能是它内心平和的终点。

肖战平静的看阳台, 他泪流的面颊突然笑了起来。

“那我陪你好了。”

“反正地狱我也去过,现在你去哪儿,我陪你好了。”

(九)

你经历过绝望吗。

那就像原本住了很久的房子被大火吞噬只剩焦土。望着这些断壁残垣你既恍惚又熟悉,你留恋,心底却一片苍凉。因为你知道你已经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啊,陪不了你做什么的废物还有什么用呐。

“别傻了”,忘了我最好不过。他用力的仰起脸才记得鬼不会流眼泪。

脆弱什么啊

“我已经死了。”

你和我不一样,我不能让你像我一样。

我已经死了。

(十)

世界一瞬间成黑白,肖战眼里的泪水晕染出一片色彩。你再说哑语嘛。

那是一瞬间被麻痹再也无处可依的失落,是被世界放弃被自卑摧毁的无力,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你一了了之后我痛不欲生,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十一)

你像把碎玻璃总是闪烁着能刺伤我的光。

韩沐伯捂着心口看着跪在地上的肖战酸了鼻子。

鬼原来会疼啊。

“放手吧。”

这世界上的人那么多,何苦只委屈我们两个。我可以委屈,但我不想你跟着我受委屈。

放手吧。

(十二)

窗外的日出慢慢照耀着大地,它仁慈却又高不可攀。

你觉得我会放手吗。

“我折寿也好我死也好,我到现在还会怕些什么。”

怎么可能去放手,肖战听着熟悉的声音在心底轻叹。

我病了,早就病了,这种叫做韩沐伯的病是一种癌症,我骨髓里早就被他占满,无药可医。

“我肖战栽在你身上了,我不会放手”,他慢慢站了起来轻轻的笑了笑,

“我不会放手,你死了我也不会放手,谁他妈能逼我将就。”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