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过敏或成瘾(上)[鬼说番外——韩沐伯篇]

(1)

韩沐伯是个幸运的人,几乎所有人都这样对他说。

出身豪门,父母恩爱,长得帅成绩好,身体健康,合家安乐。几乎所有人的梦想都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而他也觉得自己幸运,本来在野营遭遇了暴雨,却在下一个转角遇见了哭泣的猫咪。韩沐伯好喜欢这只小猫咪,因为他笑起来就像是好天气。

他问小猫咪为什么哭泣,小猫咪说自己被人欺负了。根据家里人的教诲,第一条就是不要插手别人家的家务事。所以韩沐伯放弃了跟小猫咪回去揍他们的冲动,反而将自己父亲说的那些晦涩难懂的话语转述给了他。

哭泣的猫咪终于笑了,他很开心。即使脱掉了外套被冷风吹的瑟瑟发抖,他依旧很开心。

小猫咪睁着无辜的大眼把项链送给了自己,恋恋不舍的在家人的呼叫里他也只能回去,红色的水晶暴雨的奔跑里随着呼吸起伏颤动。

彼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将会成为对方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

(2)

后来呐,韩沐伯有些忘了。
他只记得自己将水晶安安静静的挂在脖颈,开始练起来大提琴。
家里的天开始变阴,父母在生日赶来的那一天遇到了剧烈的冷气旋,飞机失事。一向疼爱自己的伯伯阿姨像疯了一样开始争夺家里的遗产。
对,韩沐伯静静的看着曾经那么疼爱自己的长辈笑了起来,都疯了。

枯黄的藤蔓扯上了绿衣,最终是老谷的父母摆平了这些纠葛。谷殊从律师事务所取出了自己父母的遗嘱,白纸黑字,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所有的家产无可异议的全部归属于自己。可韩沐伯感觉自己好冷,他蜷在角落里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那刻水晶,细微光的进入黑暗会被吞噬,但沉寂的缄默里已经有了温暖的力量。

也许上帝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的,韩沐伯这样想着。
是不是以前自己太幸运所以他老人家不满意开始收回这些了。那个天使般的孩子就是来惩罚自己的,他下凡给了个礼物,然后就不等价的把所有的幸运都带走。

可我也没发去迁怒你啊,韩沐伯拉长颈上的了绳子轻轻的吻着。

那么长时间的陪伴里,它早已经融进了血液化尽了骨头,在那段灰暗又阴沉的岁月里紧紧的与生命合为一体,爱恨交织不死不休。韩沐伯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他抬起了拿着水晶的手放在灯光下细细的看。

披着鲜血一样的颜色却又无比透彻璀璨,就像他一样。
韩沐伯收回项链看着自己第六十五次的跟拍勾嘴角默念

这。

看着透明的窗户外卟棱卟棱的飞过灰色的麻雀,天空纯洁的有薄荷气儿,韩沐伯打开冰箱拿出威士忌仰头喝了起来。时间总会带走并改变什么,温顺的小猫咪能变成猎豹,温文尔雅的隐藏着利爪却又会不动声色的给出致命一击。

可我喜欢,他笑弯了眼。

(3)

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没有想到,老谷出事了。
最后入眼的是那件粘着血的黑色风衣,那是他前天才嘲笑过的老干部装。

韩沐伯快要崩溃,他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只留下一个僵硬的空壳积淀着灰尘与粘稠的黑暗。爱与被爱都会让自己身边人的离开。

不如死去,他嘴角轻扬,那为什么我还活在这个世界。

(4)

老天难得开眼,韩沐伯死了。

他死于去见肖战的的医学楼处高空抛物的利器。这个死法挺不错,只是没有见上小猫咪一面,挺可惜。

故作帅气的捋了捋头发,想要踏着走走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了这片地方。我擦,韩沐伯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怎么走不了了。下意识的他摸了摸自己的项链,我去,怎么没有了!

天越来越暗,韩沐伯还是没有找到项链,就如同进入了一个盲区。他知道他无法在拥有,就像是他明白,他这一辈子是不可能再和肖战说话了。

拍了拍脸,用力咽下喉咙里卡下的东西。其实嗓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是自己难受而已。韩沐伯强迫自己忘记这些呆呆的坐着。天一点一点的变暗,他看见警察和救护车过来收走了自己的身体,听着周围人的唏嘘和流泪的女生们。我还是那么受欢迎,韩沐伯舔了舔唇发笑直到他看见了肖战。

(5)

就像在一瞬被人按了暂停键,韩沐伯傻傻的看着眼睛红肿的肖战钻进现场疯狂的翻找着。
嗨,他挑起了眉毛无声的张嘴

别找了,我死了。

发不出的声音窒息在嘴角,肖战依旧在重复着翻找的东西。
天越来越暗,韩沐伯痛恨被困住的自己。如果无法触碰他宁愿躲的远远不见。

(6)

终于找到了。

肖战笑着擦掉了水晶上的血,那抹笑再一次让他看呆了。看着心上人珍重的将项链收好流着泪,韩沐伯咽下了嗓子里的苦涩。他想抱抱肖战,伸出的一直只手却穿透了他的身体,对哦。韩沐伯慢慢的收回手臂,我已经死了。

一个人能有多不正经就能有多深情。他闭上了眼睛,拒绝再看肖战。

我明白,我们这一生是没有可能了

评论(2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