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地狱来人[黑道ABO梗](一)

天黑的惊人路灯下的男子点起一根烟细细的抽了起来。升腾的白色的烟雾里一抹蓝光闪过,未燃尽的烟直直的掉落在地面溅起火星。高大的男子倒在草地,半长的头发遮住了太阳穴的洞。

“ER收工”

伍嘉诚坐在黑色的沙发上扭了扭脖子身漫不经心的开口“郭子凡还是不想继续学了嘛”

身着暗金花领的医生推了推银边的眼镜淡淡张口“他现在已经收工了。”

伍嘉诚一跃而起抖了抖身上微皱的衬衫

“战战你通知他来见我。”

“老地方?”

“嗯。”

“手下留点情。”

修长的身影被微暗的灯光拉长,他懒懒的挥了挥手。肖战看着走出卧室的伍嘉诚无奈的弯了嘴在心底叹气。

郭子凡啊郭子凡…

明亮的教室内赵磊正安静的擦着手术刀,他细细的抚摸着一把一把将医具放进了特质的箱子里。窄而薄的刀刃在白织灯下闪着银色的光恍惚了赵磊的眼,他微微阖上眼睛突然察觉身后一阵细微的风速。他反手将刀狠狠的叉了进去。空了,赵磊心头一震,耳边突然传来轻笑脖颈上的项链被狠狠的扯去,赵磊来不及反应就眼前一黑。是乙醚。

来者揽着赵磊,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软下来。他亲了亲赵磊光洁的额头开心的咧出了孩子般的微笑,一手将怀里的公主抱住关上了灯。

带上门的那刻,黑暗里被碾碎的项链突然一点一点的闪着微弱的红光。

耳钉突然尖锐的热了起来,肖战看文件的手一止迅速的在电脑反出一系列密码。

文件错误。

肖战呼吸一窒折断了手中的钢笔。他深呼了一口气飞快的在电脑上打出一串复杂的文字,危险的红色一点点褪去显出安全的绿色,肖战盯着电脑的身体猛得一颤。黑色的屏幕只剩下一朵红色的玫瑰。无法通过。

阴沉的地下室烟尘弥漫,伍嘉诚抬了抬下巴示意郭子凡站起来。濡湿了头发的郭子凡堪堪支起身体一把抹去嘴角的血,右胸闷闷的疼着,他断了三根肋骨。

“等你有机会不让我打断你骨头的时候再谈这件事,帮内的事用不着你插手”

“我不小了”

“小不小我说了算”伍嘉诚一把拽了起郭子凡。

“安安静静学你的习,别像个懦夫一样被过去困着迈不开”

郭子凡抿着嘴没答话,他知道伍嘉诚放了多大水分。他不想说话,因为自己确实没有放开过去的东西。

伍嘉诚见小孩没有了动作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他快步走出准备通知肖战接郭子凡的时候带上些小蛋糕。还没来得及发出信息肖战就传来消息让伍嘉诚瞳孔一缩。

“赵磊失踪了”

“哟嘉爷你带来的小媳妇。啧啧啧是个未成年的呐”“别小看我家磊磊,他可厉害着呐,差点把我给一刀捅了。”“哟,没感觉嘛,你一个公主抱硬生生给人家抱过来了。”“我家磊磊又不重…”

好吵,赵磊微微颤了颤睫毛眼前被一片黑暗所笼罩,他被蒙上了眼睛。丝绸的质感冰冰凉,赵磊微抿了下嘴,嗓子没有多少疼痛。无意识呼吸的能带来疼痛,赵磊在心底悄悄计算,自己应该没睡超过一个小时。

不动声色的放缓了呼吸,他感受到身边只有两个人,惊讶于身上没有任何的舒服赵磊试探的动了动身体,果然被下了药。

他聚精会神的听着声音,此时此刻的空间里只剩两个人的呼吸。

“醒了呐”

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热得赵磊一阵颤抖,他除了家里三个从没和人那么近过。

赵磊觉得很不对劲,这种只要不使劲就不会发软的药很熟悉。这种类型的药物有很多可是这支能可以放大人的感官系统的药却是自己刚刚研制只有肖战才知道。

“你怎么有我的药。”

他听见那人轻笑,赵磊后悔自己没管住嘴巴问了出来。这种能刻意放大感官麻痹四肢的药本来就是为了套出人秘密而准备的酷刑,现在倒好反而在自己身上开始实验。赵磊扯嘴勾起一个笑,真是讽刺。

“别急嘛~”尾音轻快的让赵磊心底一颤
嘴突然被狠狠的撬开渡进了温水。赵磊嗓子正干的痒痒,他一挑眉照全接受。入侵者看着猎物笑的灿烂,真乖。

黑暗的休息室被一张硕大的屏幕占满。端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绕有兴致的看着赵磊与男孩的纠缠。

“老谷,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对凡凡啊”

“别急”被唤的人笑了笑摸了摸下巴,“你说小兔子要是被扯了尾巴会怎么。”

“老谷”喝着酒的男人放下了瓶子
“别太过。”

“放心…啧啧啧”眼前特地放大的监控一下子暗了起来“算焉栩嘉有点良心没一枪给崩了。”

“啧,老谷咱走点心啊。不怕你家小伍暴走啊!”

“这不是正好能一下消他灭帮里的内奸嘛。”

“深谋远虑。”

“老奸巨猾。”

“我擦”男人一下转了过来“信不信我干死你丫的啊韩沐伯”

“不,我选择狗带,歇歇。”

评论(3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