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你的唇上有血有蜜(上)ABO梗

咳咳,这个是作者自己设定的ABO梗啦
准确的说这个世界没有原世界其实omgea那么过分但还是有一点,就像现在的种族歧视一样。
然后每个alpha的发情期只在成年后所以未成年alpha理论上是对omega不够成威胁的但总是有人害怕或者是唔不放心,就像文里的焉家一样。但会有特殊情况比如命定伴侣会出现能在未成年闻到对方真正的气味,也可以强制发情。
ABO本来就是洋妹子为了H存在的,所以肯定咳咳那啥力度非常大,所以下一张撸出来我会拜托小天使做成图发微博里,大家看就去微博吧。
下面就开始放正文喽(๑•ั็ω•็ั๑)

Z市有两个大家族,赵家和焉家。
赵家长子赵磊是市里有名的人物,不光家世显赫相貌与人品也是让无数Omgea趋之如骛。哦忘了说,赵磊是个Alpha。

对于焉家而言,长子就并不是那么友好了。焉家长子名栩嘉。而这个焉栩嘉的的气味极淡,而长相更是在未显特征时的青春期就被一度怀疑是个O。

幸然家里人对于O并没有外界那样的几近扭曲的保护,相反,除了弟弟外所有人都对焉栩嘉或多或少的冷淡了些,没有人不希望家族能有个强壮的的alpha来带领自己走向更辉煌的未来。可惜,结果出来了,焉栩嘉确实是个O而且还是个生育欠缺的O。

但即便是冷淡,家族对他的防护措施还是没有放少反而多了起来。这个现象对于焉栩嘉而言是个耻辱,是个说明了他是只能仰仗着alpha老二过日的耻辱。他的弟弟那个alpha也和他渐渐被隔离开来。不甘于身份的焉栩嘉发狠的练习着各种技能。无论是打靶、组装还是近身那成绩比赵磊还要强上几分。

在这种以alpha为荣的社会里焉栩嘉从小就被一些人使过脸色,可他既年幼又无力遇到这些也只能暗暗的吞下去摆出一副笑脸,安安静静的当成外界传言的温顺可人。若是赵磊在,定不会让他白白受着这份委屈,可赵磊不会随时都在,而更他不想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向赵磊求助。

他讨厌赵磊,可又止不住的喜欢。

对于焉栩嘉而言他有过得感情里从来没有对赵磊那么复杂过。

在Z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赵磊对焉家大公子那是一个大写的宠。

温润如玉的赵磊对着所有人都是一副彬彬有礼的疏离感,可唯独对着焉栩嘉眼里的温柔与宠溺都能溢出来。
明眼人瞧着这态度都暗地想着两大家族亲上加亲的事儿是时日不远,可偏偏一直在外人眼里暧昧不清的赵磊愣是没了动静。

愣是没了动静,想到这焉栩嘉心里一阵复杂。他心里在高兴的同时又泛上一股淡淡的酸,什么吗,负气的打完手中的子弹。果然都是背地一套的人。

扣扣的敲门声阻断了焉栩嘉换衣服的动作。懒懒的瞧了一眼钟点,这个时候能被允许找他的也只有某人了。

“进来。”

门轻轻的打开了。

“嘉嘉我有事找你”赵磊眼神闪烁。

“走近一点,换个衣服而已。再说你还没到满岁不会发情的。”看着被自己言语弄的脸红扑扑的赵磊,焉栩嘉恶劣的勾出一个微笑。

短短的距离里焉栩嘉又嗅到了赵磊身上的味道。

外面人怎么传的,焉栩嘉按上了纽扣,这是一股带大地的味道有这敦实的厚重,是被濡湿的草木,散发着植物的温和。

呵,焉栩嘉在心里嘀咕。

他从七岁莫名绑架被救玩在一起后闻到的只是薄荷,淡淡的薄荷凉,他又深吸了一口气,还有似乎变得越来越重的甜奶油味。

赵磊看着不动作的焉栩嘉好笑的出声“你还不赶紧换,小心着了凉。”

忽然赵磊向前嗅了嗅空气

“嘉嘉”

“嗯?”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信息素?”

“什么!”

焉栩嘉立刻放下思绪静下来体会着空气又失望的叹了口气

“哪有!”

哎?赵磊细细的闻了闻,

“有啊,莫名的带着海洋的感觉,很深,很冷唔……”

“赵磊。”

焉栩嘉锁好了衣柜望向他走了了过去。

“你是要办成人礼操劳的吧,还是赶紧去休息休息吧,妄费你一个A的身体啧啧啧”

“焉栩嘉你丫的嘴欠抽了是吧”

听着小鬼的奚落赵磊附赠了一枚实力白眼,可是……赵磊闭上了眼静静的感受着空气里分子的浮动

这是……

唔!

是焉栩嘉身上发出来的!

“焉栩嘉!”赵磊拽住前面的人靠近小心的耳语

“我闻到你的气味了!”

突如其来的亲密让焉栩嘉心里一跳却被紧接着的话语震得呆住

“你说过刚刚那信息素是我的!”

“唔”

赵磊趴在颈后还没吸气就被呛进去了,像是浓度极大的烈酒,赵磊迷晕在焉栩嘉背上。

“磊磊磊磊”

焉栩嘉见后面一重立刻反手接住了赵磊。

“焉栩嘉”

赵磊扶着头晕晕沉沉的站了起来,

“你不仅有了浓郁的信息素还有了,嘶”

赵磊揉了揉头那股令人沉溺气味像是汹涌的海水一下把自己淹没让人臣服,

“嘉嘉你听我说,你的信息素肯定被鉴定错了”赵磊绷着脸看着焉栩嘉郑重的说“你最好让家里人重新鉴定一下!”

焉栩嘉抿住嘴没有言语。

重新鉴定成为Alpha的可能性有多大他清楚不过,想着最近身体出现的状况他忽然抬头紧紧盯着赵磊,一字一句的发问,

“你、刚、刚、要、说、什、么”

突然的压迫感让赵磊呼吸一窒险些跪了下去

“我,我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出个主意。”

“你想做什么?”

“我在想成人礼那一天向……”

“向蒋家杰少爷告白。”

“唔哎?!”赵磊愣在原处“嘉嘉你怎么知道的。”

焉栩嘉看着赵磊无辜的脸慢慢暗下眼睛

“你上次约去爬山你推迟到下周是为了陪他对吧。”

“我,他生病……”

“在上次那几天赵伯父打电话问我你也是在他家吧。”

“我”

“继续说啊”

焉栩嘉一步一步的将赵磊逼近角落,

“你除了喜欢他一脚踢开我这个不受重视的废物外还能想干什么”

“焉栩嘉!”

赵磊忽的拔高了嗓音,

“我不许这样说自己!这是什么话,谁嫌弃你了谁是废物!”

看着气的涨红脸的赵磊焉栩嘉笑着往后收回了骇人的气势变回一脸无辜天真,

“我只是怕你有了新欢忘旧爱而已啦”

“你下次再这样说试试”赵磊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刻意的忽略了他靠过来时的那一瞬吸引力。

“为了补偿你”焉栩嘉盯住赵磊的眼睛开口

“明天成人礼前一小时你过来找我,我帮你。”

“真的?”

“骗你小狗”

“那在哪里?”

“仓库后楼的储物间”

“嗯好”

不自在的转回了视线对着焉栩嘉的眼磕巴的道谢快步走回家。

呵,对着赵磊略显惊慌的背影他轻笑出声。

本来他就对自己闻到的不同气味查了古籍现在有更让他确定。

闻得到我的气味还不了解你的结构吗。

想着那温暖的脖颈散发的气味焉栩嘉轻轻张嘴

我的omega。

评论(5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