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鬼说(2)———春梦无痕

唔,小伍翻了个身,湿热的被子里他燥的不行。

黑夜里,一股细风顺进了他的被褥。

好凉啊,什么东西解开了睡袍贴上他的背,冰冰的,好舒服,他反手抱紧了冰冷的源头发出撒娇似的呢喃。

模模糊糊的朦胧里他像是听见了一声轻笑,还未思及莫名的违和感脑海里就忽然的一暗,瞬时进入了沉沉的梦境中。







这是哪儿?

一片空白的世界到处被烟雾挤满。他只能向前走,即使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向前。
突然地他停了下来。准确的说,是被迫停了来
———腰上有双手把他搂紧紧地搂住。

“你是谁!?”小伍有些害怕,因为这双手的力度和形状都太过熟悉。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只是腰上的手慢慢的减轻了力度。

得不到反应的小伍慌了神,他急切的挣扎着想要逃出,却怎么也挣不开这禁锢。

似乎被这反抗所取悦,它发出了一声轻轻的笑。
好熟悉,小伍彻底愣住了。

你到底是谁,他大声的质问着。

可身后的人只是笑,而这笑中似乎又添了几分挪揄。

小伍被这略带讽刺的笑声气红了脸,但脑海里的记忆却越发汹涌

它,它是,他是……唔!!!!!

唇上一湿,他被人搂着用力的吻了起来。
不断搅动的舌头把唾液带出让毫无经验的小伍呛的咳嗽,那人勾起了嘴把他推到在地上。

地面很软,小伍被雾迷蒙的恍惚。

冰凉的手从腿部开始一直往上徘徊在大腿根部不断的摩擦。小伍被这刺激撩拨的哭红了眼,细碎的呻吟呜咽着从嘴里漂了出来在空气里无限的放大。

这手又往上探去。
别!小伍惊恐的发出呼喊想要阻止可他却动不了。
不知怎么隔着雾气他也能察觉到它的饶有兴趣,只见那人挑了挑眉低下头一口将灼热吞了进去…

唔!!!床上的人猛地挣扎着坐了起来。

小伍一把掀开了被子,特有的麝香味从被褥里散发了出来,一个带着泪痣的脸猛地浮现在脑海随后却像吹在镜子上的白水汽一点一点的退散了。

WTF,小伍欲哭无泪,我刚刚做了什么啊,怎么会唔呜,太太太丢脸了!再也不敢低头瞧上床单一眼,小伍红着脸一个翻身跑进了浴室。

他忘记了床头柜的药。

哗啦啦的水在浴室响起,一只惨白的手从被里伸了出来,风轻轻的拍打着窗户似有谁在笑。


韩沐柏在黑暗里睁开眼静静地看着肖战的脸。
这个人真恶劣,他在心里嘀咕,可抚摸着脸庞的手确不可思议的温柔着。

真的栽了,他无奈的笑了笑。

忽然像察觉了什么,韩沐柏猛地嗅着空气里的味道。

啧,他勾出一个微笑,得手了。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