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弟控番外———至死方休

与正剧完全是两个画风,可当作独立的小短文来看。
貌似lo主最近老好放番外
●δ●表在意这些~\ω/我来啦

很奇怪。

她在外面等他这么久

他却只有愧疚

只有种白白受人善于的愧疚 ,连感动也无。

原来不爱一个人,连感动都这样吝啬。

他捂着胸呆呆地流下泪,原来连感动也吝啬。

那自己又算什么呐,当时又算是什么那

没有爱,没有感动,那是怜悯吗。

昏暗的房间里天崩地裂,在第三根肋骨深处他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噢,他怔怔地愣着。

这回忆裂开也能这么疼。

像刀割一样。

像你一样。

你阻止不了的东西太多了。

这是赵磊说的。

他还清楚的记着那天风很大,人很多,空气很湿。赵磊的黑色西服外面裹着一身酒红色的羽绒袄,他说话带着笑,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

你知道吗,我知道他喜欢我,可我太自私了一直等着让他先说,因为这样我被离开时就不会太疼。白色的雾气从话里带出,郭子凡安安静静地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掉了赵磊的眼泪。

他知道这羽绒袄是焉栩嘉自己打工用发的第一笔工资买的。

可是我错了,我一直都把他当成生命的一部分。现在失去了,就像是剪掉了一半的灵魂,可我不能死。

赵磊抿着唇笑了笑,我必须活着担下焉栩嘉的重量。

彼时的夏之光还不懂这些话的分量,他只是悄悄的在身后将郭子凡揽入怀里安慰着,说别怕。

那天是焉栩嘉的葬礼。他乘坐在一架飞往中国的航班上,却无人生还。

就像阳光穿不过厚重的窗帘,此时此刻夏之光懂了生命里的无奈。

可他好疼,他眼疼,脸疼,心也疼,浑身就像被大卡车碾压多遍,粉身碎骨一寸一寸的疼着。

怎么会那么疼。

他痛到泪水肆虐。

电话不停的响着,来电曾那么熟悉

因为我还是爱你

恩,不要脸的爱你。

他蜷在角落抽泣着, 所以请允许我拒绝参加你的婚礼。



夏之光夏之光夏之光,郭子凡发着颤。

开锁的钥匙不停地颤抖着像个筋挛的病人。

颤抖的钥匙始终对不上锁,他花了一点时间,屏着气走了进去。

不在,不在,不在。哪里都找不到。

郭子凡脑袋一愣瞬间冲向三楼的卫生间。

门关着,水声隔着门哗哗的响。

不会的,郭子凡神经质的笑出声,怎么可能。

可他的喉咙想被人掐着又疼又急,压的喘不过气。

不可能,他咬着牙抑制着撞门的冲动,不可能。

深呼了一口气,他恢复了平静慢慢走向前。

什么东西顺着门缝流了出来,带着红。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