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人家玩嘛╰(*´︶`*)╯

秘密(一)、(二)

…………我两张并一块了。。。原谅手癌

双黑

双黑

双黑

重要的事说三遍 (既然如此那么;-)开始吧)  

    焉栩嘉有很多小秘密,但大部分的箭头都指向一个人。而当他被自己稍作病态的爱受惊

准备逃离时,才发现,自己,早已被困在一个用他的名字所组成的蛹里。
   
    没关系,他有些惊讶于自己的风平浪静,没关系,他又说了一遍,浓得化不开的嗓音里

充满着深深的占有欲。我会用我自己来破开它,生长为你最期待的样子,他轻轻的笑着说

我最亲爱的赵磊。
    

         嗯,睫毛很长。焉栩嘉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少年在心里又默默加了一句,哭得时候一定很好看。啧,好污。
         此刻的末班车静悄悄的。焉栩嘉又看了看四周,只有一两个已睡的白领。
         自己肩上的赵磊很安静很安静,不会和别人一起吃东西、说话。只属于我,焉栩嘉缠绕着他的头发在心里又默默地加了一。侧过脸认真的看着赵磊,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像是撒了一层银粉,温柔的让人落泪。焉栩嘉有些愣住了,他如受光明蛊惑的飞蛾慢慢靠近着,我的,他轻声说。
        赵磊并不属于惊艳型的人,他是那种干干净净、日久生情的的美。学习好,声音也好,对人温柔,虽然偶尔也会抽风。
       其实学校里喜欢你的不在少数,焉栩嘉有些骄傲的起头,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因为她们给的情书都被我毁尸灭迹了。焉栩嘉想到这里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两人鼻翼间的距离伴随着呼吸已经越来越近,心脏也因为距离越跳越勇。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就是属于日久生情的那种。
      “我……你”,空气中的声音微不可闻。
      “我喜欢你,赵磊,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耳边的声音却清晰可见。稚气未脱的声音因变声期略带沙哑,就像是秋雾中沾湿的烟草叶却极为缠绵的连缀着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我爱你,他坚定着。
      暂停在仅剩0.01厘米的距离看着他安静的侧脸终是抬头放弃般的在额头上烙下心心念念的一吻 。
     不知哪扇没关的窗将夏风引入巴士内。感受到肩上的人微微瑟缩,焉栩嘉轻手轻脚的拿出外套细心的盖了上去,看着心上人温润的模样满足的闭上了双眼。
     夏风轻轻的吹着,车外的柔光下似乎有一双红透了的耳朵。

    因为昨晚的吻,今早的起床竟然格外的顺利。
    郭子凡被装可怜的夏之光给掳去了,说是泽西哥不在他害怕……啧啧啧,骗谁呐。焉栩
嘉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白眼,夏之光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本就是两个同类这点小九九还不清楚
吗。然而某个一脸嫌弃的人开始打包大熊根本就是准备屁颠屁颠的去好吗!!!!真是口嫌体
正直。我们妈妈桑小伍开始唠叨晚上要盖好被子等注意事项,焉栩嘉在心里嘀咕一句,最重
要的是别那么快被吃干抹净。

    清晨的朗朗读书声总会让人产生困意,焉栩嘉的脑袋开始晕了起来却努力的维持着基本的读书姿势。
    “  好好读书啊焉栩嘉。”赵磊实在看不下去小鸡啄米的某人,伸手进桌洞里掏出了个东西。
    “  张嘴。”
    “  啊。” 焉栩嘉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巴。
   首先让唾液分辨出的是一股酸甜的味道,但唯一让他留意的是伸向唇间的手指,柔软、纤细、微凉,让他忍不住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赵磊缩回手指压低嗓音说,“  这是给你准备的,现在还困吗?  ”
    看着赵磊并无异样的脸,焉栩嘉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你的手指味道更好,柠檬味的。

    课前的小甜点让焉栩嘉维持了一上午的精神。放学时老谷有些纳闷的看着他,别以为他不知道自己表弟的性格,外表乖巧可爱肚子里可都是黑的。焉栩嘉没有解答他的疑惑只是回了一个露出酒窝的笑,这笑却把老谷惊得心里一颤,扭头就奔小话痨屋里去了。
    这一天的课程都像被按了快进键欢快的转眼跳到放学。对于高一狗的他们来说日子并没有很辛苦。小伍和老谷例行叮嘱了三个小鬼然后老夫老妻般的离开了。郭子凡等赵磊刚要写作业就被夏之光缠着先走了。
    哟,现在是两人世界了,焉栩嘉在心里吹了个口哨。
赵磊收好化学试卷看到焉栩嘉乖乖写作业的样子满意的。往办公室走去,留给赵磊的值日还有黑板和讲桌。
   当走廊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焉栩嘉立马拿起家伙开始工 作起来。认真的做完值日已经过去了六分钟,奇怪的是平时三分钟不到就回来的赵磊后还没有来。焉栩嘉心里一嘀咕抬脚就往办公室走。
   “  抱歉,如果没事我就要先走了,已经很晚了你快回去吧。 ”
   听到赵磊的声音,提到喉咙的心终于放回了胸腔里。焉栩嘉默默嘲笑被小伍带婆妈的自己,却没有想要离开的念头。话音过后的许久寂静让焉栩嘉好奇的往上瞧,却看到一副让他全身血液都倒流的画面。
  
    被堵在墙角的赵磊被一个女生踮起脚亲了上去。
   





      

评论(16)

热度(50)